金石论坛www.700553.com

金石论坛www.700553.com

布衣神相 详细剧情


发布日期:2019-07-11 16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1.叶梦色的身世则挺离奇的,她的母亲被哥舒天杀死,死时已怀有哥舒天的孩子,叶梦色则是一个仵作从死去的苗小腹中取出才得以幸存,后被沈星南收为义女。

  3.哥舒天是李布衣的大师兄,本名叫应天行,他是无相子的大徒弟,也为一句预言改变了自己的一生,他预言二十年后会魔长道消,所以他要顺应天命做坏事,后果就是被无相子锁在山洞里,然后被年幼无知的李布衣解除了无相子封印放了出来,结果他不但杀了无相子,无极门也给他灭了。

  展开全部1.梦色亲娘(苗小玉)被丈夫歌舒天因一时冲动(怀疑妻子偷情而怀他人骨肉)打死,当时怀着梦色,仵作发现便将梦色从肚里取出,当时沈星男经过此地,仵作便将婴儿交给这位所谓的大侠。

  2.当时梦色亲娘因歌舒天长期不在家寂寞而与求死有过一夜情,因此求死知道梦色是苗小玉的女儿时,还以为梦色自己的女儿。

  3.他们同是无极门下弟子,当李布衣还是小时候,应天行(歌舒天本名)偷算天命:将来会魔长道消,因而应天行要入魔道,此时他们的师傅知道了将应天行关了起来,李布衣无意中将应天行放了,应天行将无极门中的人全部杀死,却巧合的是独李布衣逃走了,而李布衣也因自己犯下的错而做恶梦

  展开全部1 当年歌舒天以为梦色的娘与别人私通,怀疑肚中胎儿不是自己的,一掌打死梦色的娘,有一个好心的仵作将遗腹子取出,这个遗腹子就是梦色,正好沈星南路过收养了梦色。

  2 当年与梦色的娘与求死私通,不过梦色是歌舒天的孩子,求死却以为梦色是自己的孩子。

  儿上山采千年灵芝时滑倒,幸来及时出现相救;郎看穿来对儿的心意,劝儿珍惜来。山无故中剧毒昏迷不醒,儿用狗做实验,终找出医治办法。埋突然变得疯癫,将部分麻疯病人捉到黑水泉,更用他们的血来炼剑;色欲救人,反被埋一同捉走。衣在渡头见不到色,即深知不妙,与儿会合后往找色。二人在途中发现一副骸骨,衣凭骸骨上的特征,怀疑此人才是埋剑老人。色在黑水泉看见埋铸造的诛魔天剑不停地震动,被剑的魔性迷惑,欲杀死麻疯病人来炼剑。此时,儿假扮成埋剑老人出现,「埋」回复藏剑老人的本性,说出当年杀害弟弟的经过,更决定将诛魔天剑抛入深海。藏突然被魔音所困,捉走色,衣发现原来是天从中作梗。

  天与衣对决;天欲杀衣,借功力被衣身上的玄母精石所减。藏回复理性,将诛魔天剑毁灭,还答应出战金印大战。儿在黑水之泉发现「七大恨」之一的巨龙之齿。儿无意中听见求与衣的对话,错愕求原来是他的生父。求拿了色的时辰八字要衣推命,衣算出色的生父应是有权势之士,不会是求。里的母亲吕凤子中毒多时,里以「七大恨」的雪山之火及黑夜之露利诱儿出手相救。儿向子施针后,子清醒过来,只是忽然又吐血昏迷。里大怒,要儿救子,否则他会杀死来。儿束手无策,郎建议替她洗血。郎因救子而油尽灯枯,儿伤心不已,更一夜白头。

  里质疑公等人向其母下毒手,此事惊动了天。里拜祭郎,儿誓言要与他决斗替郎报仇。天答应在余杀死衣后,便会封他为副坛主。红在思过崖遇余,二人均欲杀死对方,只是迟迟无法下手。衣等人在五松镇遇到隐姓埋名,当上肉贩子的项笑影;衣和求故意扮成强盗掳走色,影中计,前往破庙救人。色用苦肉计逼影表明身分,还令他答应出席金印大战。来知道「七大恨」之一的欲望之泉在天欲宫后,用迷汤迷晕儿,阻止他跟里决斗。来接着硬闯天欲宫取欲望之泉,儿早知来有此一着,刚才只是假装晕倒。儿虽能依时赴会,可是却中了里的陷阱;子冲出救儿时受了重伤。

  来硬闯天欲宫失败,更遭君追杀。子向儿透露曾替一名白道中人疗伤,其后却遭对方暗算,中毒昏迷。衣替人看相,借故接近意,劝她与影一同出战金印大战。影经色点化后,决定不理会妻子茹小意的阻止,独自出席金印大战。意知道影的决定后与他争执。衣骂色好管闲事,累影与意不和,害他失去二人的绝招灵犀剑法的威力;色反骂衣过分自我。衣及色各自思量后,也觉有不是之处,最后合力令影与意一同出席金印大战。色跟随影学灵犀剑法,意误会影对色态度亲昵,大呷干醋,在市集对影破口大骂;影决定休妻。

  儿闯天欲宫取欲望之泉,发现泉水早已干涸。天表示假如儿入魔道,便会教他取得泉水的另一办法。影每个月都会私自资助一名村妇的生活费,意怀疑他有外遇,前往查看才知是误会。色向影提议由她代笔写休书给意。黄山派掌门晓月道人突然到访,强指影寡情薄幸,出手教训他。意刚好回家,与影合力用灵犀剑法对付晓。原来这是衣助二人和好的安排;影和意答应一同出席金印大战。衣替求起命盘,再三证明色不是其女儿。求打算回五台山,色表示已知道了他俩的父女关系。求否认,更说是他间接累死色的母亲。衣等人在双溪镇查出色的父亲叫应天行,衣知行是其背叛师门的师兄。他为查明真相,用玄母精石及色的血追寻行下落,期间竟遇见天。

  天对于衣闯入天欲宫感到震惊,同时担心衣已练成元神出窍。南得知红与余有暧昧关系,向她大兴问罪之师。红以为是纤揭穿她的秘密,一时冲动,揭开纤下嫁南前曾情系于衣一事,纤忙向南解释。四大派掌门齐集飞鱼山庄,庆祝衣找到高手,凯旋而归;南亦在众掌门面前让色重返门下。红被逼许配给甚;另方面,她偷偷下山找余,结果被四大掌门捉个正着。四大掌门要求南惩罚红,还逼南交出盟主之位。甚向色剖白爱意,遭色一口拒绝;甚难过,指色已恋上衣。南向甚暗示会将庄主之位传给他,甚大喜,听南命跟红筹备婚宴。甚大喜之日,余上山庄带走红。

  南带领弟子下山追截红和余。红向南表示会与余同生共死,南大怒,一掌打向余,衣舍命救走余、红。南负伤返回飞鱼出庄,向众盟主宣布已跟红断绝父女关系。衣带余找儿疗伤,然后代辞到酒铺清还酒数。衣在酒铺发现辞留下的遗书,信中指白道的内奸正身处飞鱼山庄。天为拔除余这名心腹大患,以重偿换取他的首级。有恶煞到来的客栈逼余现身,儿用调虎离山之计让余及红逃离客栈。黑山怪及玉郎君追赶余及红至崖边,红打开衣的锦囊,然后与余跳下山崖。

  南推举甚代辞出战金印大战,晓却指衣才是合适人选,众掌门和议,衣不敢推辞。衣坦言已知道辞调查内奸一事,色于是带衣到埋葬大尸首的地方,岂料却发现大的尸首不知所终。南听纤的相劝,决定借助衣的玄母精石追寻红的下落,惟衣却找不到红与余的正确位置。是夜,南扮成黑衣人跟随衣到破庙。却原来这是衣的布局,令南露出破绽。南用赤砂掌打伤衣,儿亦用一线针封了南的部分经脉。衣推算南一定会找里诊治,遂追至热河泉。衣及色在热河泉碰到天,天打伤衣,欲夺取色性命之际,衣指色与天是父女。

  天不相信衣,更抢了衣身上的玄母精石来测试。色不敢相信事实,拒绝认天作父。儿发现南借纤所种的兰花,间接下毒害衣。天派里送拜帖到飞鱼山庄,要求带走色;南错愕,拒绝让色随里离开。衣和儿担心南正盘算另一项阴谋。南约见天,答应铲除衣后便将色送回天欲宫。众掌门为了小事而闹得面红耳热;南的弟子突然大打出手。衣看穿是天所布的罗萨阵影响,便用流星赶月阵化解,岂料错突然失去理性,拔剑自尽。南先发制人,指衣才是白道内奸,衣百辞莫辩。另边厢,雁荡派师徒突然中毒,色担心再有无辜者被她连累,决定跟里前往天欲宫。

  衣送玉配给色,还答应金印大战后便会接她离开天,色感动。衣及儿在南的静室搜查,在内里发现害死错的毒药。儿打算拿证据质问南,刚好南的徒弟孟晚唐被擒,承认是天派来的卧底并曾下毒害人。夜里,衣及儿到刑房找唐,发现唐及其师弟傅晚飞被杀。此际,南率众派掌门前来,指衣是内奸并杀人灭口;衣与儿冲出重围。南在飞灵堂前吐真言,纤终得知南的真面目。来潜入飞鱼山庄找纤,请她找出内奸。纤于是再入静室,发现练赤砂掌的对象及天给南的密函;纤私自将密函取走。南为了取回密函而向纤下毒,纤早知南会有此一着,所以已预先服解药。来掩护纤离开山庄,期间被南的赤砂掌所伤,南亦趁众人不觉,一刀杀死纤。纤临终前指密函早已被烧毁,南闻言后后悔杀死纤。

  南将杀纤之名推在衣身上。雁荡派掌门董志平捉走来,更将她的手根脚根斩断,逼她说出衣的藏身之处。此时,儿及衣赶到,将奄奄一息的来求走。天主动帮助来续命,儿拒绝他的好意。色当众顶撞天,天不但没有动怒,还听从她改革的意见。儿带来到酒圣家疗伤,遭平伏击。来走火入魔昏迷,儿杀死平,更迁怒衣,责他酿成悲剧。藏、枯、书等到达飞鱼山庄,一举一动皆被南的徒弟监视着。色往山庄拜祭纤,还向南交代天欲宫的地形。南要求色帮他偷走金灯,令天欲宫的运势转弱。儿为了救来而投靠天;天要儿四处杀人。求不明白儿性情为何会大变,遂往天欲宫查个明白,期间遇上色。求与儿一同到无极仙观找衣,衣意志消沉,更不愿再提黑白两道之事。

  几名恶汉到来的客栈追捕衣及来,儿将恶汉杀死,更教山下毒保护家人。山发觉儿性情大变。色与儿见面,儿坦白说出言投靠天的原因,更力指南是白道内奸;色不信。南开誓师大会,藏与枯不满他的所为,决定退出金印大战。衣发现仙枕,其后在梦中跟师傅无相子相见;衣醒后反复思量子所言。里助色偷走金灯,还说出金灯背后的故事。色发现金灯内的秘籍,终于相信南是内奸。衣心血来潮,担心色会有意外,与求赶上飞鱼山庄。另边厢,色将金灯交给南,并揭穿他的真面目;色被南逼至崖边,失足堕崖。

  衣及求在谷底救起色。衣单人匹马上飞渔山庄找南,指手上还有一页赤砂掌的秘籍,南为换得秘籍,在众掌门面前力证衣非白道内奸。衣要南约天见面;南用赤砂掌打伤天及衣,刚好色率众掌门而至,南的卧底身分被揭穿。南趁乱逃走。众掌门欲杀死天,色冲出替他挡驾。天知里为了替母报仇而背叛他后,命儿杀死里及色。儿出手对付色之际,天阻止;父女和好。南走火入魔,失去常性和记忆,甚至连红也认不出。金印大战前夕,公测试死士的威力。

  天闭关练功,授权儿统领金印大战。儿估计衣会派藏出战第一回合,儿叫死士用假诛魔天剑克制藏,藏一见诛魔天剑便心绪不灵。他依衣吩咐幪起双眼,找出死士的死穴;白道在第一回合轻易取胜。衣改变策略,改派书出战第二回合,书却中了死士的天罗地网,受重伤。儿为了令第三回合的胜算更高,在出战前派死士吸走公、花及君的功力,令枯无法招架。衣看穿死士并不是人,宁放弃此回合,出手营救枯。意怀孕,被逼退出金印大战,刚好余前来飞来峰找南,衣便提议由余代替影及意出战。余不敌穿上铁甲的死士;红在最后关头告诉余喜怀有身孕,余受鼓励,使出杀手锏将对手杀死。衣知第五回合要与儿来一场生死战,显得闷闷不乐。来身体日渐虚弱,儿怕来会命不久矣。

  衣与儿正面交锋,衣元神出窍劝儿投降,儿不理会,将他杀死;色伤心不已。黑道胜出金印大战,天声言要众白道掌门及高手归顺于他,否则格杀勿论。天封儿为副坛主,还教他如何救醒来。来自觉愧对衣,决定离开天欲宫和儿。天发现色私自带众掌门离开,命儿带兵追杀,岂料儿已将天的兵马全部调走。衣其实只是装死,他用无极十三与儿连手对付天。但儿与衣连手似乎还不能打败天,衣也被打的吐血.此时,自称为武林霸主的南突然出现加入战团,与天互斗内功。连番激战后,二人两败俱伤身亡。色经花及幸的相劝,答应接管天欲宫及统领武林。两年后,儿与来过着平淡愉快的生活。并且儿的病也已经好了.布见色已能独当一面,令黑白两道和平共处,只好黯然离开。色发现衣遗下的发簪,派人邀衣见面.两人见面后并没有说太多的话,衣说色干的很好,就走了.衣虽然已经不管江湖事,但仍然在两个帮派的打斗中救出一个老妇人,但她的儿子还在里面,当布要去救时发现色突然出现了,并救了那个小男孩.